非战争军事行动

编辑:上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2 02:58:4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非战争军事行动”原本是一个特定称谓。在1993年美国陆军《作战纲要》中,美军认为,在冷战结束后的新国际环境下,和平与战争的界限已变得模糊不清,军事力量在技术上的灵活性与多样性以及国际关系的革命性变化,已使得一个国家可以运用军事手段去实现许多政治目的而无需进行战争。这就要求美军准备以战争手段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寻求通过非战争军事行动来维护和实现美国国家利益。
哪些武力运用方式可纳入“非战争军事行动”之列呢?主要包括:国家援助、安全援助、人道主义援助、抢险救灾、反恐怖、缉毒、武装护送、情报的收集与分享、联合演习、显示武力、攻击与突袭、撤离非战斗人员、强制实现和平、支持或镇压暴乱以及支援国内地方政府等。
中文名
非战争军事行动
属    性
特定称谓
包    括
国家援助、安全援助、抢险救灾等
事    件
汶川地震救援,舟曲泥石流救援等
广    义
不是战争的军事行动
相关书籍
《作战纲要》

非战争军事行动定义

编辑
“非战争军事行动”原本是一个特定称谓。在1993年美国陆军《作战纲要》中,美军认为,在冷战结束后的新国际环境下,和平与战争的界限已变得模糊不清,军事力量在技术上的灵活性与多样性以及国际关系的革命性变化,已使得一个国家可以运用军事手段去实现许多政治目的而无需进行战争。这就要求美军准备以战争手段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寻求通过非战争军事行动来维护和实现美国国家利益。

非战争军事行动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武力运用方式

编辑
哪些武力运用方式可纳入“非战争军事行动”之列呢?主要包括:国家援助、安全援助、人道主义援助、抢险救灾、反恐怖、缉毒、武装护送、情报的收集与分享、联合演习、显示武力、攻击与突袭、撤离非战斗人员、强制实现和平、支持或镇压暴乱以及支援国内地方政府等。

非战争军事行动广义

编辑
更宽泛地讲,只要不是战争,那么,为达成一定政治目的而展开的军事行动都应归入非战争军事行动之列。而在和平时期,显示武力、通过军事威慑来体现政治意图,则是最常见的非战争军事行动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说,非战争军事行动,早已现身于古老的人类军事实践,而在二战之后,随着战略威慑理论的日益成熟,它更是许多国家经常采用的一种现代军事策略。

非战争军事行动在美国的体现

编辑
在现代军事理论方面,美军走在世界各国之前,美国运用战略威慑这样的非战争军事行动,来传达预定的政治军事意图,也远比其他国家频繁。美国对外进行战略威慑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每年都举行以各种威胁为假想对象的军事演习,演习不仅是为了检验新式武器装备和部队的战斗力,也用来显示美国军事力量的有效性,以吓阻对手,“不战而屈人之兵”。近期以来,美军又大举调兵遣将,在亚太地区举行5场不同形式的军事演习,有关评论认为,这与当前台湾和朝鲜半岛形势不无关系。
从美国的经验看,非战争性质的战略威慑,实际上是和战之间的中间性选择,这种军事策略能否奏效,取决于是否拥有有效的战略威慑能力,取决于是否有使用战略威慑力量的决心和意志,还要取决于是否能够通过一定的途径使对方认识和相信以上两点。威慑的“中间性”意味着,在威慑成功的情况下将出现和平的局面;而威慑不成功,那么冲突就会向战争演化。战略威慑恰恰就是通过显示实力和进行战争的决心,来达成避免战争之目的。

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国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

编辑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记者黎云 解放军报记者武天敏、韩国贤)在抗击南方雨雪冰冻灾害,汶川、玉树抗震救援,舟曲特大泥石流抢险救灾,支援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亚丁湾、索马里护航,赴利比亚撤离受困同胞,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2008年以来,全军和武警部队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胡锦涛主席的决策部署,圆满完成了一系列非战争军事行动急难险重任务。
一次次闻令而动,三军将士把对党和人民的忠诚,编织进八一军旗的经纬;把和平年代的伟大军事实践,书写在共和国的史册。

非战争军事行动国家军事力量运用的重要方式

党中央、中央军委赋予人民军队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非战争军事行动,成为和平年代国家军事力量运用的重要方式
新世纪新阶段,胡主席站在国家安全和发展的战略高度,提出军队要履行“三个提供、一个发挥”的历史使命,不断提高以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为核心的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为军事力量建设与运用指明了方向。
我军自成立之日起,就担负着战斗队、工作队和生产队三大任务。进入新世纪新阶段,国内国际形势发生了新的深刻变化,随着国家利益的拓展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的上升,我国发展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交织叠加,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日趋繁重。
特别是2008年以来,我国各种自然灾害频繁,安全问题的内外关联度增加,国际安全军事动荡给我国社会带来不利影响,国家举办大型活动增多。非战争军事行动,成为国家军事力量运用的重要方式。
识天听风,临流观澜。中央军委在大力加强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核心军事能力建设的同时,积极推进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对加强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作出一系列决策部署,出台了《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规划》,为军队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提供了基本遵循。全军按照“应急指挥体系顺畅高效,专业力量规模适度,装备器材适用管用,针对性训练扎实有效,综合保障基本配套,法规制度初步健全,能够满足遂行非战争军事任务需要”的目标,加快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
《规划》要求,我军主要担负反恐维稳、抢险救灾、维护权益、安保警戒、国际维和、国际救援等6类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并确定了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的指导原则和目标等内容。
2008年以来的这一时期,成为我军和平年代动用兵力规模最大、行动样式最多、担负任务最集中的时期。据总参作战部统计,从2008年至2011年6月,全军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先后出动244.4万兵力,组织民兵预备役782万人次,派出飞机6700多架次。

非战争军事行动军地联动、高效配套的指挥体系

军委总部科学实施战略顶层设计,全军各级积极组织非战争军事行动准备,建立健全军地联动、高效配套的指挥体系
北京西山,绿树掩映,总参作战部24小时应急值班室常年深夜灯火通明。
在汶川地震救援中,地震发生仅仅10多分钟,这里就发出了地震救援的第一道命令,指挥14.6万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源源不断地赶往灾区。
三军动若风发,缘于指挥高效快捷。军队成立了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四总部机关和各大军区、军兵种也成立了相应的领导机构,并与国家机关和地方政府建立联动机制,确保党中央、中央军委第一时间作出决策部署,四总部和各大军区军兵种能及时启动应急机制,快速高效组织指挥部队行动。军队各级应急指挥机构还分别参加了国家和地方政府相应的防灾减灾、防汛抗洪、抗震救灾、安全生产以及森林防火等领导机构,建立起行动协调机制。
风云变幻,尽在掌控中。如今,一个服务于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测绘、气象、通信保障系统也正在建设之中。总参应急办与公安、民政、国土资源、水利、农业、林业、地震、海洋、气象等20多个主要涉灾部门的联系,在总部层面上实现了信息共享。总参与外交部、交通运输部等有关国家部门密切联系,建立总参—海军—护航编队“蓝盾行动”三级指挥体系,在北京的指挥中心可以实现与舰艇的视频通话和数据传输。在东海、南海,人民海军与海监、渔政、公安海警建立了海上维权行动协调配合机制,有效维护了国家海洋权益。
全军各级不断改进完善野外应急指挥手段建设和装备物资器材预储预置,总参谋部研发配备了基于北斗卫星的应急指挥信息系统,并批量装备部队,有效解决了部队在非战争军事行动中的定位与通信难题。同时,军队综合运用卫星遥测、海空侦察、地面观测等方式,实施多维立体侦察预警,为军地联合行动提供了有力保障。
依托现行指挥体制,军队还与国家和地方政府建立反恐维稳指挥协同关系。在各级地方党委统一领导下,各省军区、警备区和武警部队参加了本级反恐维稳联合指挥机构,落实责任制,加强整体联动。我军还先后组织与参加了中俄“和平使命-2009”、中巴“友谊-2010”、上合组织联合反恐演习、中罗反恐训练等国际联合反恐演练,在国际交流平台上提高了应急指挥能力。

非战争军事行动应急救援力量形成战斗力

全军和武警部队打造遂行多样化军事行动任务的精兵锐器,一支支高效多能的应急救援力量形成战斗力
1976年的唐山抗震救灾,第一批赶到现场的解放军是徒手徒步,官兵用手扒废墟,指甲磨掉了,鲜血淋漓。
1998年的长江流域抗洪,解放军跳入决口的堤坝,用血肉之躯挡住肆虐的洪水……
今天,军队遂行多样化军事行动任务有了精兵锐器。记者从总参谋部获悉:截至2010年底,在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全军构建了8类5万人的国家级应急专业力量,各军区组建了9类4.5万人的省级应急专业力量。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些专业力量,包括工程、医疗、交通、核生化、应急通信、海上搜救等多个专业,装备了直升机、大型工程机械、野战医疗设备和生命探测仪等先进装备设备,已基本具备快速反应能力、兵力投送能力、专业救援能力、指挥协调能力、综合保障能力和政治工作服务保证能力。
侦察、通信、测绘、气象等新型技术装备也陆续列装专业部队。总参谋部将非战争军事任务训练,写入新的军事训练大纲,列入军事训练考核内容。水电、爆破、道桥、空降、机降等专项训练写进专业分队训练大纲,针对抗击多种自然灾害的诸军兵种联合演练定期展开。
在汶川大地震救援中,兰州军区、济南军区、成都军区,第二炮兵工程兵部队和武警交通部队动员出动大型机械,全力打通宝成铁路109隧道和通往震中的4段“卡脖子”路段,为抢运救灾物资开辟了通道。
由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为主组建的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第12支、亚洲第2支国际重型救援队。中国国际救援队在汶川抗震救灾中,平均3个队员就能救出1个幸存者,且被救人员生存率达到100%。
舟曲救援,是一次典型的专业用兵案例。救援动用的部队主要是工兵、防化、舟桥、水电、交通、通信和卫生防疫力量。灾后第二天,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就对堰塞体实施了8次水下爆破。武警水电部队利用大型机械展开挖掘作业,及时清挖出泄流渠。
在奥运会、世博会等重大安保警戒任务中,空军、海军、陆航、防空、工兵、防化、卫勤、潜水、核化生安检与监测专业力量发挥重要作用。我军还发挥信息技术优势,加强电磁领域安全防护,构建起全维立体防控体系。
在远离祖国的维和战场上,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中国维和部队在各任务区排除了8.5万平方米的埋雷面积,排除各种地雷和未爆物近万枚。维和工兵部队高标准高质量创造了一批批优质工程,被国际社会誉为“中国速度”“中国奇迹”。

非战争军事行动抢险救援一线和海外特殊战场

当祖国呼唤的时候,人民子弟兵闻令而动,义无反顾,冲锋在前,奔赴抢险救援一线和海外特殊战场
面对灾难和变故,全军和武警部队始终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把参加非战争军事行动作为重要政治任务,为我军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增添了厚重的实践内涵。
——大地作证。汶川大地震发生后,14.6万名人民子弟兵从空中地面,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快速立体机动驰援灾区,从废墟中挖出幸存者3338人,解救被困群众140万余人。玉树抗震救灾,军队出动1.6万人,营救群众1564人。舟曲抢险救灾,军队出动7600余人,搜救幸存者53人,巡诊救治2.5万人次。
——大海作证。2008年12月26日,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首次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截至2011年6月底,我军先后组织9批护航编队,出动舰船27艘次,完成316批3681艘船舶护航任务。今年,北非国家利比亚发生内乱,正在亚丁湾护航的海军“徐州”舰全速赶往地中海,为运输我撤离人员的邮轮护航。
——蓝天作证。汶川救灾,空军紧急调用各型飞机、直升机200余架,累计飞行5400余架次,运送人员3.9万人、物资7700余吨,是我军参加抢险救灾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空运行动。为加快撤离我在利比亚受困人员,空军4架伊尔-76运输机紧急出动,穿越5个国家、单机飞行46小时3万余公里,深入利比亚腹地,将最后一批1655名中国公民安全撤出。
——圣火作证。近年来,随着我国承办的大型活动增多,全军和武警部队先后出动使用兵力26万多人、飞机200架、舰船102艘,圆满完成了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深圳大运会等重大活动安保警戒任务。
——青山作证。近年来,部队投入专业力量,扑救大兴安岭、河北抚宁、山东泰安等地森林火灾,有效保护国家林业资源。我军给水工程部队转战南北,抗旱打井,为人民奉献一眼眼生命的甘泉。
——江河作证。2008年6月,空降兵某部紧急封堵绵远河大堤。2010年7月,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成功封堵陕西渭南罗敷河决口。2010年6月,武警交通部队成功封堵江西抚河唱凯堤决口。
——蓝盔作证。2008年以来,我军先后派出7735名官兵参加了国际维和行动,派出291人次参加了印尼等国的灾害救援。目前,中国仍然有2100多名维和人员在联合国框架下开展维和行动,成为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官兵人数最多的国家。
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惊风密雨中,挺立起中国军人的英雄群雕——
汶川抢险,邱光华机组魂断山谷。扑灭道孚草原山火,15名官兵献身火海。9名中国维和军人牺牲在异国他乡,将英名永远留在联合国的旗帜上![1] 

非战争军事行动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中心

编辑
中新社北京12月12日电 (田义伟)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中心成立大会12日下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举行。这标志着来自国家机关、军委总部机关、部队、院校和武警、公安系统的28位专家学者,正式加盟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2] 
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研究,是军事科学院科研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近年来先后取得了《反恐怖作战研究》、《反恐怖演习规范》、《非战争军事行动概论》等50余个重要成果,有10多项成果获得国家、军队、总部级奖励。
为加快科研方式转变,聚合军地非战争军事行动科研优势,推动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研究深入发展,该院决定成立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中心。聘请6位国家反恐怖行动、抗洪救灾行动和军队突发事件应急处置、部队应急处置行动等领域的首席专家,以及其他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领域的22位专家,担任指导专家或客座研究员,采取“小核心、大外围”的科研方式,按照自主科研与协作科研相结合的形式,深入开展反恐维稳、抢险救灾、维护权益、安保警戒、国际维和、国际救援、联合军事演习等问题的理论研究。
据研究中心负责人介绍,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中心主要承担国家、军委、总部和军事科学院下达的研究任务,选择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自主申请立项,参与国家和军队有关部门的课题招标。进行非传统安全威胁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现实问题研究,为国家、军委、总部提供决策咨询;进行非战争军事行动基础理论研究,建立中国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体系,创新和发展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组织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研讨,协调军地专家开展重大理论问题学术攻关,建立非战争军事行动数据库,掌握国内外最新研究成果和前沿动态,提高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研究的快速反应能力;参加国家、地方和军队、武警组织的非战争军事行动演习和评估等实践活动,进行理论指导,丰富和深化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负责研究生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教学,培养高素质的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人才。
军事科学院院长刘成军、政委孙思敬出席成立大会。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