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种站轶事

编辑:上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8 13:36:2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我到女友家帮忙,发现这是一个没有男人全是美人的家庭,出人意料的是,女友家做的是良种站生意,我的工作是,和美女一起帮助那些动物完成仪式,耳热心跳之间,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变化。

良种站轶事小说简介

编辑
  • 作品名称:良种站轶事[1] 
  • 作品类型:乡土小说
  • 授权站点:烟雨红尘
  • 作 者:忽必烈
  • 作者标签:乡村作家
  • 状态:完结
  • 首发地址:烟雨红尘原创文学网

良种站轶事内容章节

编辑
打死不说的秘密[2] 
昨天,我接到了颜舒的phone,我听见她在phone那头哭了,俺能听得出,她是真伤心了,末了,她说:“你快来吧。”
颜舒的家在本省中俄边境的一个小镇子里,除此之外,别的俺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怕你笑话,虽然颜舒是我的女朋友,但我对于她知道的并不多。
我们是在省城读书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她是师范大学的一名学生,俺却是一所畜牧学校的学生。
你只要听听我这个学校的**质,你就该知道,我们学校是个极其缺少美女的学校,那些漂亮女谁往咱这样的学校考啊?就是偶尔有那么几个女的,长得也是要多困难有多困难,天老爷啊,真是不讲公理了,凭什么我们畜牧学校就不能有漂亮女生?
不过,我们那段日子过得倒是蛮快乐的,我和同寝室的几个哥们儿,没事就到街上溜达去,省城这里的大街小巷都快让我们转遍了,饭店也快让我们吃遍了,说这话你别误会,我们不是多有钱的主,也不是去吃那种大餐,无非就是找那些烟熏火燎的小饭店,要个尖椒干豆腐,喝点儿一块钱一斤的小烧酒,然后就把**子拍得啪啪响,牛皮吹得哇哇叫。喝醉的时候,偶儿,我们也打架,一般我都是主力,拎着个菜刀人模狗样地张狂,当然大多数时候是我们败,让人家撵得满大街逃命,如丧家之猫。
人要交好运,那是挡都挡不住。那天,我们又喝了酒,然后就一起来到了火车站前面的汽车站门前,一**坐在台阶上闹**。
我们的旁边就是一伙擦皮鞋的,我们知道这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专门欺负外地人,他们揽活的时候,一般都会说,一双鞋5块钱,等擦完了,就要五十,或者一百。外地人要是敢反驳,马上就站起来一帮人,往往就把那些外地人吓得赶紧掏钱,自认倒霉。
这样的勾当,我们当然看不过,但是,话又说回来了,那些外地人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谁愿意没事惹麻烦?所以,我们虽然坐在那里,却只看热闹,不管闲事。
不过今天情况就不一样了,今天活该要出事。我们坐在那里打了一会儿嗝儿,就听见右手边传来争吵声,一个老爷们儿喊道:“就这价,你赶紧掏钱。”然后,一个女孩子怯怯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五快钱嘛。”
那个男的就嚷道:“刚才?刚才谁听见了?谁听见了?”也是他找事,他这样喊,竟然就用眼睛瞪着我,有一种威胁的意思在里面,意思是,你敢打抱不平吗?这可把爷们我**了,你黑人家就黑吧,干嘛朝我来呢?那个时候,我也是喝多了。想都没想,就说道:“嗯哪,你说了。”
这下可把我们那帮哥们吓了一跳,而那家伙脸都黑了,他晃晃悠悠来到我跟前,还不等张嘴,我一拳就砸在他脸上,嘿嘿,这哈尔滨人真不禁打,扑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接着他旁边就站起来了十多个人,我一看不好,撒丫子就跑,跑出去五六个街口才停下,刚喘口气,一个姑娘站在了我跟前,她气喘喘吁吁地,都说不出话来了,我好奇地看着她,不知道这个人要干什么,结果,她喘了半天才说:“谢谢你,替我说了句公道话。”
我靠……,不过,我没骂出声来,因为,我突然发现眼前的姑娘简直她妈的,漂亮得就不是人。
她就是,颜舒。你想想,我这么缺德的人,能把这美人放过吗?我使出浑身的本事,终于把她追到了手,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整个师范大学的校花,我上她们学校的时候,她们学校的那些小伙子眼珠子都蓝了,她到我们学校来的时候,我们寝室那帮牲口,后悔得把大腿掐肿了,早知道是这么漂亮的人,当时,他们早就站出来了,哪有我犯贱的份儿?
要说,我这个对象那真是没说的,漂亮,温柔,还传统,我们寝室那几个牲口,背着我没少给她放电,哼,这年头,可不能相信那些狗屁友谊,不过,任凭他们把眼珠子甩一地,我那对象谁都没看上,够意思吧?
可以说,我这个对象各个方面都对我百依百顺的,可就是有一样不好,我们相处了三年多,每次问起她们家是干什么的,她就是不告诉我,宁肯惹我不高兴,也不告诉我,这可真是让我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越发对她的家好奇了。
不知不觉,我们毕业了,我们开始动手在省城里找工作,可是,我们两个在省城里,大街小巷都转遍了,谁都没有找到工作,最后还是**气了,大家都回家了。
但是,就在昨天,她居然给我打phone,听声音她很难过,居然要我马上到她家去,说她家出事了,让我去帮帮她。
于是,我就坐上车出发了。
在车上,我又有艳遇了。
火车上的艳遇
我从遥远的大兴安岭,坐了一整夜的火车来到了省城,在这里我要换乘到她们家去的那个地方,她们家是在黑龙江东南的一个小镇,一个与俄罗斯隔河相望的地方。
以前,没去过,这次,是受她的邀请,我才有机会去。
我买的是晚上八点的火车票,这一上车,才开始有所感觉,往她们家去的火车人怎么这么多?我想起来了,颜舒说过,眼下,不少人到她们那里去开展对俄贸易,因此人就特别多,感情人家这地方经济发达啊。
这么一想,我倒是心里一种憧憬,希望能早点到那个地方。
我好不容易挤上了车厢,就在靠门口的地方站了下来,好家伙人太多了,里外都是人,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后来干脆就动不了了,我跟你说实话吧,挤到什么程度呢?我胸前有个姑娘,她那大大的MM都贴在我身上了。你想想,我是个正常的男生啊,面对这么实实在在的**,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这跟我对颜舒忠诚不忠诚没有关系,谁要是碰到那么一对又大,又软,又弹的宝贝顶在家门口,谁能受得了?
我当时就把枪支了起来,总之是,顶上火了,就支在人家那个地方,我看见,我眼前的这个丫头,慢慢地脸红了,她很气愤,估计她明白自己被人意**了,她气得用眼睛瞪着我。这样的事,我自己其实也为难,无奈我那兄弟真是给脸不要脸,任凭我怎么控制,它都直挺挺的。
这也不怪我,你想,那女子下面的小腹平坦坦地就贴在我的小腹上,上面紧锣密鼓地揉着,下面就那么贴着,谁受得了,我那兄弟好像是有缝就钻,后来,那姑娘干脆就闭上眼睛了,也不知道是陶醉的,还是受不了了,于是,我的怀里抱着个美人就那么站了好久。
可惜,好景不长,大约过了能有一小时,我可是憋尿了,我这个后悔啊,早知道如此,当初上车前,喝那么多啤酒干什么?
我妄图能把这泡尿憋住,但是,我失败了,后来我不尿不行了,只好费劲浑身解数,往厕所那边挤,我怀里的美人似乎睡着了,她很不情愿地离开我的怀抱,当时,我那个难过,简直是没法形容了。
我好不容易才挤到厕所门口,到这里一看,我傻眼了,原来 门口已经有人了,看来是在这排号的,我轰隆一下挤到了厕所门口,一下就和她肩并肩了,她慌了,觉得我是来抢她的号的,就使劲地想把我挤一边,可是,后面的人那么多,她怎么能办的到呢?
对了,这个排号的也是个姑娘。不过,我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她了,我下面都快破了。
事情就这么有意思,她只顾得防备我去了,里面的人出来,她也没注意,那人从里面一拱,就把她拱开了,接着人群的巨大压力,一下把我推进了厕所,哈哈,我本来不想占这个便宜的,可是天老爷要成全,我也不能太客气不是?我就不管那一套了,赶紧**了裤袋,把兄弟掏出来,当然了我临上车的时候,把母亲给的1000块钱的路费放进了短裤兜里,得先把那个转移了。
我正待尿个痛快,忽然觉得不对,扭身一看,傻眼了,那个姑娘居然也进来了,她就站在我身后,而且眼珠子一转不转地盯着我那个看。
天呐,女人还叫女人吗?怎么这么大方呢?我本来有些好意思,想一想:你都好意思看,我又怕什么?于是,我脸不红,心不跳,就那么**了。
我尿完了,就把身子撤一边,我其实心里有个坏主意:你不是看我吗?我磨蹭一下,我看看你。
果然,那娘们就没在乎,当着我的面,**了裤子,我看见那PP白花花的一闪,心里忽悠一下,下面当的一下又硬了。
说实话,我真想磨蹭到她站起来,但是,我的脸皮太薄了,我只能出来了,门口的人都哈哈地看着我笑。
后来,她出来后,我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灯光不是太亮,只看到她的脸还算清秀,剩下的时间,我就靠在车上迷糊。
大约到了半夜11点左右,车上的人下得差不多了,有的座都空了,我身边的人都去找座了,我也赶紧找了个靠窗的座,然后掏出烟来,美美地吸了一口,正要伸个懒腰,忽然,我的眼睛直了,因为,我看到一个人来到我跟前,一**坐在了我身边,就是刚才跟我抢厕所的那个娘们儿。
什么意思?我头回遇见这样的事。
那娘们真不含糊,就坐在我的身边了,什么也没说,总之就坐在那里,我见她没说什么,也不好自作多情了,便歪着头,慢慢睡着了。睡梦中,我觉得一个人靠在了我身上,一股好闻的香水味,我立刻明白是谁了,这好事我哪里舍得醒呢?就继续装糊涂,幸好这个时候,车厢的灯也关了,再说,谁都不认识,谁能关我们是不是真情人呢?
过了一会儿,我猛然觉得不对,那姑娘的MM也靠在我身上了,天了,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好事呢?
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好事呢?
乐死我了
我还哪有心思睡觉啊?闭着眼睛,打着呼噜,但是一颗贼心却在噗通噗通直跳,全身心都在感觉她那团气息了,我感受到,她的胸颤颤地贴在我身上,还有好闻的香水味。
她似乎比我还舒服,越来越密实地靠住了。
我忽然有了坏主意,我轻轻地推她一下,她只是哼了一下,我胆子更大了,用手背碰了碰她的胸,哇,舒服啊,又软又弹的,酥地一下就过了电,我下面立刻像个爷们似的,站了起来。
碰一下,不**啊,我又大着胆子,使了使劲去碰一碰她,更爽了,我更加疯狂了。她哼了一声,似乎是很受用。
我明白了,什么啊,她根本没睡,她在等我安抚呢,这年头女人真是比男人主动,我这个得意啊,甭提了,今天这次旅行,真是赚大了,一个晚上,收获了两个美女,多美气啊。
我再不犹豫,伸出手去,就**了她的衣服扣子,然后,把手伸进了她的胸衣里。
我差点爽喷了。
“唔……”她似乎也爽了。
我全身心的细胞都用来感觉她,首先是那对又大又**的东东。我先从那个小宝石开始感受,我把那个小籽粒放在掌心里,轻轻地滑动,弄得我手心痒痒的,而她也在嗓子里发出嘶嘶的*吟,身体不住地扭动起来。
我咬着下嘴唇,进一步动作, 我感觉到,她似乎是迅速地变得膨胀了,手感真是好得不得了,一把抓下去,手里满满的,我虽然是跟颜舒谈了朋友,但是,我还真没捞着碰她,没办法她太传统了嘛,每回我和她在一起,想要动手动脚的时候,她都苦苦哀求我,说什么,等到最美好时刻到来的时候,再让我碰。
妈的,老子真是拿她没办法,我真的不能把她逼得太急了。好不容易,追了这么个美人,要是再给吓着,跑了人就完戏了。
我说这些,你该明白了,我其实**的,是头一次碰女人,所以真是感觉到,特别得**,感觉到女人这个宝贝,真是最好玩的玩具了,玩什么都没有玩这个舒服,我24岁的青春啊,总算在今天得到补偿了。
因为,我是**,所以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的,身体使劲往上拱,我那下面像是要爆炸一样,胀得梆梆的,而我怀里这个人,也不时地发出母狗一样的*吟,在我怀里使劲地扭动,我真的是控制不了了,就按着她的脑袋往我身上贴,我完全是一种下意识地行为,并不是真的那么坏。
我整个人就像是要被化了,犹如那冰雪遇见了热量,人也升腾起来了,我什么都忘了,人也升腾了,像是成仙了一样,飘飘悠悠,晕晕乎乎,一切都OK了,我感觉到,此时,我就是皇阿玛,我就是王子了。
一切都平静下来了,我有些困倦了,便咪上眼睛睡着了。那女子似乎也累了,从我身上起来,在我身边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我悄悄地睁开眼角,看着她的背影从车厢一头消失,我蹭地从车座上站起来,拎起我的皮包,就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找到乘务员,跟他说,我要补一个卧铺。那乘务员奇怪地看我一眼,他可能感觉我是个冤大头,都后半夜了,天亮就要到站了,谁还花这个钱呢?但是,他见我那么坚决地举着钱,就吹了个口哨,然后给我办了个手续。
我火速来到自己的卧铺,我知道,我必须得找个地方藏起来。否则,我会死得很难看,我在厕所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女人死死地盯着我那个看,我就多了个心眼,我把1000块钱转移了,然后就把一卷纸放在短裤里。
那个女人就傻了吧唧地来忙乎我,费事巴力地给我吃,趁我欧欧叫的时候,把那卷纸掏走了。
我一边往**躺,一边乐。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得躲开去,吃了亏的女人不知道会怎么报复我呢。
可是,天亮的时候,我笑不出来了。
没想到的场面
天亮的时候,我也笑够了,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着睡着,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我听到了我下铺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
男的说:“说,是不是你把钱藏起来,然后给我送来了这么一卷纸,你是不是活腻了?”
女的说:“我怎么可能那样呢?的的确确是我被他骗了,我看见他的时候,他那里确实有一卷钱,等我到手的时候,竟然变成纸了,他可把我害苦了。我要是找到他,决饶不了他。”
我一听可吓坏了,感情我这躲来躲去,竟然还躲到了人家窝里了,我登时就冒汗了,怎么办?怎么办?这帮家伙吃了这么大的亏,看我在他们上铺,还不得祸害了我啊?
我悄悄地把身子转过来,朝向里面,不敢随便动弹。可是,很快又来事了,我又来尿了,而且很急,我又不敢动弹,简直要给憋坏了,我就那么憋啊,憋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火车哐当一声停了下来,接着就听见人们稀里哗啦地往下走。
看来火车是到站了,我一个激灵就想爬起来,可是,我不敢,我还得在车上躲着。就在这时,有人拍了拍我,就是刚才说话那个男人的声音:“喂,喂,到站了。”
怎么办?我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是,我不能起来啊!突然,我灵机一动,我随口咕哝了一句外语,是什么外语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外语还差,就随便咕哝了一句像外语,又不是外语的话,果然,那家伙说道:“我靠,是个老毛子。”
接着是那个女的讨好的声音:“走吧,管他呢。”
我听见,他们拿着东西走了,但是,我还是不敢走,因为,他们还没下火车呢。
卧铺到车厢门口,不过几分钟,但是,我觉得好像有几十分钟的时间,我迅速爬起来,冲到下一节火车箱,可是,那边的门已经关上了,我又返回我自己的这个车厢,车厢门也关上了,我连滚带爬地跑到平座车厢,到处都已经管门了。
听着汽笛的鸣叫,我感觉到车子又要动了,刹那间,我打开一个窗子,从那里跳了下来。
我走出站台的时候,人群都已经散去了,去往颜舒家的汽车都走了,我只好找了一辆出租。
颜舒家原来住在一个很偏远的小镇,我坐了很久的车才赶过去,到了站后,竟然有个人在车站打着牌子写我的名字,原来是颜舒派人来接我的。
我对颜舒个做法很不感冒,这么丁点的个破地方,还弄那些洋事,你自己就来接我得了。
我被人用摩托载着,奔着女朋友家去了,我一路想着很多的情景,比如,她家人已经摆好了酒席?她家的老一辈的,小一辈的都在屋里等着我?一个个地接见我?然后评头品足一番?
我暗暗做好思想准备,我想,我得稳重点,大气点,让他们看看我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风度,我暗暗地抻了抻我的衣服,还琢磨着呆会找个地方再把皮靴擦擦。
我想得最多的是,颜舒扑上来,用她的热吻迎接我,然后她的身边最好有个一笑倾城,再笑倾国,谜死人不偿命的美人,比如她的闺**什么的,她看了我后眼睛都直了,然后非常嫉妒我的女朋友,我甚至都想好了,跟那个闺**打招呼的时候,最好说句什么“还漏?”之类的洋文。
到了她家大门口,发现她家不是很大,门口站满了人,靠,我不过是个畜牧专业的大学生,干嘛找这么多人来迎接我?看来,她们这里大学生很少,象我这样接触出色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人物,他们是很景仰的,大概都是层层挑选了,才来见我的。
但是摩托停下的时候,居然没人看我,真是些傻瓜,你们要看的人在这呢。我清了清嗓子,还是没人搭理我。
这时候,我居然听到了哭声,嘛意思?见不到我伤心吗?
靠,这是嘛意思?我是远道而来的贵客,他们怎么这么接待我?
我开始紧张地思索,究竟怎么了?难道是……?
我不安起来,这时候,我的女朋友终于出来了,她的眼睛哭肿了,脸色很憔悴,靠,怎么把我老婆**的?给她吃猪食了吗?我很不爽。
颜舒见了我又流泪了,我想抱抱她,但是看样子她没那个意思。
颜舒把我拉到一边简单地介绍了情况,原来,她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哥意外地出车祸了,死了。躺在地上不肯起来了。
我真为他悲哀,命怎么这么不好,还没来得及看到我这样的大人物,就死翘翘了,看样子命是真不好。
她想让我过来,帮着她料理她的家事。
我正在胡思乱想,颜舒招呼我道:“进屋,见见我妈吧。”
我木然地进屋,我也想见见她妈。可是,她妈居然让我大吃一惊。
没有男人的家庭
进了屋,并没有见到她妈,我只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在屋里,背对着我。
我茫然地看看颜舒,意思是:**呢?
出乎我意料的是,颜舒望着那个三十多岁的女子,道:“妈,小苏来了。”
忘了告诉你了,我姓苏。不过,当时,我被颜舒可吓了一跳,什,什,哈就什么?你管她叫妈?我楞楞地望着那个三十多岁的女子。
那个女子回过头来,我看清了,好家伙,眼前的人可把我惊着了,看年纪,也就是三十多岁,当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怎么着也得将近五十吧,看长相,那叫一个清秀。可以说,明眸皓齿,皮肤细腻得居然连个皱纹都没有,在鼻翼和唇角之间,尤其光洁而生动,她的眼神特别明净,额角**,在满头黑发的映衬下,更加白净细腻。
她的目光里写满了哀伤,眼角有泪痕,回眸的刹那,楚楚动人,柔弱而无助,让人无比怜惜。
天呐,这居然是颜舒的妈妈,我回头看看颜舒,遗憾地发现,原来那么光彩照人的颜舒,在她的母亲面前,居然毫无光彩,这可真是奇迹啊。
我楞了不止十分钟,嘴张得老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颜舒看到我失态了,便招呼我:“小苏,干什么呢?这是我妈。”
我顺口道:“别胡闹,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
颜舒和她妈都奇怪地看着我,颜舒说道:“我怎么胡闹了?”
我说:“这不是你的姐姐吗?干嘛骗我,你想让我喊她阿姨吗?”
我看到阿姨的眼睛里掠过一丝笑意,但很快被悲戚所代替,她对我说:“小苏来了,辛苦了,我是颜舒的妈妈。”
至此,我不好再坚持什么,便赶紧弯腰行礼,道:“阿姨,我来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尽管吩咐。”
阿姨点点头,道:“好的,你是颜舒的朋友,就不是外人了,到时候,就有劳你了。”她又转向颜舒道:“小舒,领着她去见见你嫂子,还有你姐。”
小舒说:“我姐去派出所了。”
阿姨叹口气道:“她到底要**什么啊,真是拿她没办法。”
回过身来,颜舒领着我去见她嫂子去了,她的嫂子在西屋里,颜舒领着我过去,只见屋里好几个人,正在陪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落泪(这回的岁数是真的)
我这回学乖了,楞在当场,没敢随便说话,只见颜舒对那个女人道:“嫂子,小苏来了。”
那个女人抬起眼来,冷冷地看我一眼,只用鼻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就这一眼,我就对她有了印象。她很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冷冷瞥向我那么一眼,眉眼间竟有无限的**,你说是**也行,你说是妖娆也行,总之秋水流转间,蕴含着无限的情愫,让我竟然心里怦怦直跳
从面相上说,她其实脸上有许多不和谐因素,寡白脸,高颧骨,但是配在她的脸上,居然让人看了之后,就砰然心动,我想来想去,忽然想起一个女演员来,大概她们之间有许多近似值,就是有个叫陈瑾的女演员,她们很像。
颜舒也哼了一声,扭头就领着我走出了房间,我看得出姑嫂之间关系并不好。
来到院子里,颜舒仍然还在一种生气的情绪中,见此我没话搭话,问道:“我还没见到叔叔呢?”
颜舒看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是故意的,还是真不知道?”我也没好气地说:“什么啊?我干什么故意的了?我要拜会叔叔,还有毛病了?”
她盯着我,道:“我没告诉过你吗?”
我更来气了,道:“你告诉我什么了?我每回问你的家庭,你从来都不告诉我。”
颜舒叹了口气,说道:“我爸爸在我上大学那年就过世了。”
啊?感情是这是一个没有男人的家庭?,哦,还有她的哥哥,可是,她的哥哥没有了,那么这是一个没有男人的家庭了?
“这几年你上大学都是妈妈供你的?”
她点点头,眼睛里又潮湿了。
我突然又想起那个问题来,我问道:“那,阿姨都干些什么,来维持生活,供你念书的呢?”
颜舒的脸色又阴了下来,她没好气地问我:“这跟你有几毛钱的关系?不该你问的,少问。”
我一下就被她顶到了南墙上,没有想到原来那么温柔的女孩子居然变得这么不温柔,我想发火,考虑到她是特殊时期,哥哥出了车祸,情绪失控情有可原。
但是,她对于她家人从事什么职业,到还不肯说,还这样瞒着我,这让我更加好奇,究竟她家人是干什么的呢?难道是靠那个?这不怪我乱猜,毕竟是她妈长得那么好看嘛。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和一肚子的不愉快,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屋里,颜舒似乎也意识到,对于我,她刚才有点过分了,便坐在我身边,跟我说话。不知不觉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门外一阵熙攘,身边的颜舒对我说道:“我姐姐回来了。”
我站起身来,接着一个少女走了进来,我一看这个人,又楞了。
怀疑嫂子有问题?
这个人我认识,就是我在火车上,和我挤在一起那个姑娘,当时,她**的胸在我胸上挤着,她的小腹也贴在我小腹上,我的宝贝在她的缝隙里钻了好久,那个时候,我发现后来她有些受用了,但是,后来我被一泡尿给憋跑了。
这一看之下,我当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我的天啊,我居然在火车上对自己的大姨子做了那么猥琐的事,可是谁能想到事情会这么巧呢?再者说:那也不怪我啊!
但,此时不是沮丧的时候,我赶紧把身子一扭,给她个侧面,这时候,颜舒赶紧给介绍,说什么,这是小苏,又说什么,这是我姐,颜楠。或许是我侧身的缘故,她心不在焉地看我一眼,说了句:“来了?”然后就去找她妈去了。
我吓了一头冷汗,楞楞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在盘算待会该怎么办。
她在和她妈嘀咕什么,我听不着,只听见说了句:“肯定的。”
又过了一会儿,就开始吃饭了,我磨磨蹭蹭地坐在桌前来,感觉到浑身不自在,一是因为我**进这个家门,肯定不好意思。二是因为这个家的人全是女人,我脸皮再厚,也经受不住。三是最主要的,我心里有鬼,我怕颜舒的姐姐认出我来,那样就臭大了。就在我如坐针毡的时候,她们都坐好了,让我失落的是,林薇娅没有过来,林薇娅就是颜舒的嫂子。
颜楠坐在了我的对面,这次正面相对,她果然开始注意我了,她狐疑地盯着我说:“怎么看你这么面熟呢?”颜舒说:“对了,小苏也是从哈尔滨坐火车来的。”
颜楠脸上的疑问更重了,问道:“是哪趟车?”
我说:“是9点那趟,我原来想做八点的,结果没赶上。”
颜楠还是狐疑地看着我,幸好,颜舒的母亲过来了,她没有坐下,只是说了句:“小苏啊,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也没有心情弄什么菜,你别见外,可要吃饱了啊。”说着就进屋了。
我感觉,我这个准丈母娘还是个识大体的人的,说话也很周全。
饭桌上只剩下三个人了,颜舒把一盘炒青椒退给我,说:“苏,这是你愿意吃的炒青椒,你就多吃点吧。”
我刚想去夹菜,不成想被颜楠一把推开了:“吃什么炒青椒啊,还是多吃点大头菜吧。”
我苦笑不得,大头菜正好是我最不愿意吃的东西,颜舒刚要说什么,颜楠又说了:“你怎么还炒了鸡蛋和西红柿?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怎么能出现红颜色的东西呢?”
就这个细节,我对颜楠印象很不好,就不再搭理她,闷头吃饭。接着,姊妹俩开始说话了,颜舒问:“你上派出所去,情况怎么样啊?”
这不问还好,一问之下,颜楠饭都不吃了,她气哼哼地把筷子放下,说道:“那些狗屁警察,十有八九都收了钱,哪里还肯为咱办事。”
颜舒眉头紧皱,说道:“他们到底怎么说得啊?”
他们说,没有证据,不好乱怀疑,这个事情需要证据,让咱拿出证据来。听听多气人,咱哥活着的时候,那个狐狸精就弄了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家门口转悠,这还不是证据是什么?”
“姐,我觉得,这个事不能太草率了。”颜舒说。
“你懂什么?我看十有八九就是奸夫**妇**好了,合伙把咱哥个傻狍子害了。”
我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是,她的嫂子作风不正派,跟人家**成奸,把她的哥哥害死了。原来她的嫂子是这样的人,难怪,她眉目间给人那么种感觉。
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听说她嫂子是这样的人后,居然有点莫名的兴奋。
嘿嘿,那么孤傲的个人,居然还是这么个人。
颜舒显然是个没主意的人,她忧郁地问道:“那怎么办?”
颜楠趴在她的耳朵上嘀咕着什么,我就感觉到很不舒服,就故意低着头吃自己的,紧接着,两个人就站起身来,去她们妈妈屋里去了。
我随机三口两口吃了碗中的饭,进屋拿出烟来,点上一颗来抽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颜舒过来招呼我:“我妈招呼你过去。”
说实话,我还真的对阿姨的印象挺好,一是因为她是这个家最好看的人,二是因为,她说话办事很得体。
我就走了过去,只见娘三个在那坐着,心事沉沉的样子。我那准丈母娘看着我,便一指地上的椅子说:“小苏啊,快坐,吃饱了吗?”
我说:“谢谢阿姨,我吃好了。”
然后,准丈母娘说道:“小苏啊,你是小舒的朋友,咱们就不是外人了,这次家里有事,家里没个男人不行,就招呼你来了,你常年在外,又是个男人,有见识,阿姨想请你给做个参谋,你说眼下你哥哥的事该怎么办呢?刚才,小楠跟小舒说的事,你也听到了,也不怕你笑话,她们怀疑你嫂子有问题,想要去派出所报案,让派出所给立案查一查,你看该怎么办?”
说实话,这个话我真不想说,因为,我虽然刚来一上午,就觉察到了这个家无处不在的矛盾。但是当我抬起头看着她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眼神里,满是孤独无助的悲戚,她那样子哪里是一个长辈,分明是一个等着我去帮她一把的小妹妹,我的心肠一下就软了。话在说出那一刹那,也就变了。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网络小说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