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姨的男丫鬟

编辑:上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3 03:49:4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月明星稀,窗外寂静。几缕月色落在内室,朦朦胧胧。 月牙**,一位少妇却不曾入眠。她双眉带愁,小嘴含怨。正是初夏时分,天气已暖,纱帐在轻轻摇曳,一丝丝微风拂动着少妇的心弦。她叹了一口气,宅院深深,何时才是尽头。栀子和白玉兰的清香幽幽传来,更是增添了她几分郁愁。 少妇起得床来,想起苏轼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十七姨的男丫鬟内容

编辑

十七姨的男丫鬟救美怨妇

明月依旧,人已不复得见,不禁垂泪不止。少妇名叫蓝若紫,是江南才子蓝秀士之女。三天前,蓝若紫在西湖边赏荷,被当朝宦官李高峰看中。一班爪牙为了取悦主子,掠了蓝若紫,把她献给李高峰。李高峰把蓝若紫带回江南府邸——厚德府。据说厚德两字还是当朝皇帝亲笔所题,可见李高峰在宫中的地位。李高峰还没来得及碰蓝若紫的身子就被急召回宫了。 一想到自己毕生都要与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相伴,被他欺凌。蓝若紫寻死的想法都有了。她解下裙带系在床架上,用力蹬开脚下的绣花凳子。 凳子发出的响声惊醒了一个人。他揉揉眼睛想去开灯,房间里却找不到开关。 “我这是到哪里了?”他自言自语道,借着朦胧的月光,房间里的一切都不是他所熟悉的。“我靠,老子穿越了!可千万别落在一个烂时代。”他气呼呼地想着。
蓝若紫被裙带勒紧脖子,感到呼吸困难,虽然有必死的心,但救生的本能还是让她不住的挣扎,嘴里发出女孩子特有的嘤嘤声。 “啊!吊死鬼。”他往床架上一看,只见一个白影子荡来荡去,吓得哆嗦起来。惊吓管惊吓,好奇还是有的,他忍不住凑了过去,发现上吊的女孩身材秀丽,衣裳华贵,不像传说中吓人的吊死鬼,连忙把她救下来。 他把女孩子放在**,又想去开灯。“傻瓜,这是在古代。”他骂了自己一句。月亮移到西窗,正好照着月牙床。女孩子美得让他惊心。**的**,一条柳叶眉,粉脸儿羞中含怨,身材苗条,曲线优美。 “还好我醒得及时,要不一个大美女就白白浪费了。”他窃喜。
他叫张随风,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父亲意外过世,他只好接收父亲的**用品商店,开始打拼生活。这天晚上,他冒险从香港那边带回来一批“强哥”和一些最新**药“五年不孕”,没想到遭了雷击,被送到一个正要寻死的美女房中。 被救下来女孩并无大碍,只是被吓晕了。他借口照顾她,双手不老实地在蓝若紫的胸口**。蓝若紫胸口上只有一条薄薄的束胸,张随风立刻感受到女孩的**和柔**。他温柔地揉着她的胸口,时不时地拂着她的**之处。
“你好些了吗?”张随风问。 “冷月,你不该救我。”蓝若紫幽幽地说。 张随风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女孩子身上。这个女孩子和寻死的美女关系不错。 “有什么事都是可以解决的,你不该寻死。”张随风柔声说。 “摊了个没有用的男人,自从以后再没有夫妻之欢。高院大宅,一辈子只怕守死在这里。你说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指望?”蓝若紫哀怨地说。 “也许有一天你能够离开这里,过着自由幸福的生活。姐姐,你来这里之前有过相好的没有?”张随风问。 “你这个死丫头,怎么能问这个?”蓝若紫有些生气,要是被外人听到可是大违妇道。 张随风不敢再说,古代的人就是规矩多,他怕说漏嘴惹祸上身。 蓝若紫见冷月好久不开口,知道被自己吓着了,连忙起来拉他的手。蓝若紫的手柔**细长捏在手里很舒服,张随风都舍不得放开。 “你上来和我一起睡吧,我正好和你说说话。你不要把自己当丫鬟,没人的时候,我们就姐妹相称。”蓝若紫说。 “我听姐姐的。”张随风求之不得,立刻上了床和蓝若紫并头躺着。 “在这个大宅院里,我像一只笼中鸟,就能和你说上几句。我是新来的,十三姨、七姨她们都想办法欺负我。昨天下午,十三姨看到我的头饰漂亮就抢了去。”蓝紫若说着说着,又是垂泪。 “姐姐,你别担心,以后谁都不许欺负你。”张随风说。他侧过身子搂住蓝紫若。蓝紫若身子有股春兰的幽香,张随风不禁心头一动。

十七姨的男丫鬟亲美怨妇

月亮渐渐沉下去,窗外开始发白。隐约的晨光里,张随风觉得蓝紫若越发迷人,那种娇羞,那种娴雅,那种灵秀,是他所经历过的女孩所没有的。张随风的手从蓝紫若的后背轻轻**而下,到达她细软的小腰上,小腰很光滑,顺着**部延续上来的线条是那么诱人。张随风的手好想继续摸下去,但他不敢。 “姐姐的后背好光滑,好细**。要是我是男人的话,我肯定喜欢姐姐。”张随风说。 “说什么呢,我已经是李大人的十七妇人了。纵有万般**,又有何人能解?”蓝若紫捏住张随风的手。
因为张随风的手摸得她好痒痒,她有一种负罪感。 “姐姐不要这样说,上天既然给了你美貌和智慧,不会让你白白错过的。姐姐一定会遇上个如意郎君,过上神仙眷侣的生活。”张随风的嘴巴很甜,都是上高中那段时间练出来的,没心思读书,只好把读书的功夫都用在**上。结果别人上了大学,他泡了十几个女同学,不过被他泡过的女同学大多上了大学,把他孤零零地摔掉。 张随风的手从蓝紫若小腰上**到腹部,她腹部像油脂一样滑,像和田玉一样润。
张随风迷恋极了,身体的一个**像收到召唤一样昂然挺立。蓝若紫享受到了**带来的**,也不阻止了。反正冷月是个丫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张随风见蓝紫若有了反应胆子大起来了,顺着小腹往下,在平滑细腻之中出现了缕缕**的体毛。张随风想自己叫她姐姐,她的年龄不一定比他大,毛发都没有**完全呢。 蓝紫若见张随风摸到自己的神秘之地,轻轻地捏住他的手指。“姐姐,你的身子真是造化,无论摸到哪里都舒服无比。”张随风说。 “你别作弄姐姐了,我身子痒痒的,好难受。”蓝若紫说。 “姐姐,我好喜欢你的身体。姐姐仿佛是一块温润的美玉,让我爱不释手。”张随风说。 “美玉有什么用啊!花开当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和姐姐一样只怕也是凋零在这个楼阁里,见不得亲人,诉不得相思。”蓝紫若说。 “姐姐,你想不想嫁个英俊郎君?卿卿我我,暖香满抱。”张随风说。 “想是想啊,可惜我们离不开这里。我有个表兄,从小青梅竹马,父亲有把我许配给他的意思。只可惜……”说到这里蓝若紫又是垂泪。
张随风轻轻舔去她脸上的泪水。蓝若紫的脸光洁无比,没有一点瑕疵,像是最纯净的白玉。张随风的舌头在蓝若紫脸上**,她泛起片片**,呼吸稍稍发粗。她想推开张随风,可是拒绝不了那份神秘的酥痒。张随风用舌尖轻轻碰着蓝若紫的睫毛,她娇羞地闪动着。张随风的舌尖转到蓝若紫耳根上。 耳根是女人的**地带,像蓝若紫这样未经人事的女孩,更是明锐。张随风的舌尖一碰到她的耳根,马上有了反应,身子微微颤动,脸比桃花还红。尤其是**和下腹,显露出强烈的渴望。蓝若紫开始迷糊,她下意识地**张随风,不再把他当冷月了。 张随风从蓝若紫耳根亲到她的脖子。蓝若紫发出轻微的嘶叫声。蓝若紫满足的嘶叫声激发了张随风的**。他感到全身发热,恨不得把蓝若紫剥个干净。蓝若紫的裙子里面没有什么阻碍,只有束胸和小裤,这些东西不像女生的文胸和**那么难缠。张随风很容易摸到她的身子。 “表哥……表哥……你把我带走吧。”蓝若紫喃喃着,脸上露出幸福的光晕。 张随风亲到了一双白汤团似的奶子。那么小巧,那么别致,饱胀得像是刚刚泛红的水**。
张随风一口含住了,用舌尖卷着,舔着。蓝若紫身子绷得紧紧地,嘤嘤轻吟着。她的身体在晨光里慢慢扭动,现出焦渴的样子。 “姐姐,舒服吗?”张随风贴着蓝若紫的耳朵问。 “恩。冷月,你真是个急人精。把姐姐弄得浑身冒火。”蓝若紫说。 “姐姐,要不我们也学学**。”张随风开始引导蓝若紫。 “不行。不行。羞死人。”蓝若紫一把推开张随风。 天已经亮了,太阳还没出来,红红的霞光从窗棂透进来,照着月牙床。蓝若紫一身丝质的裙子,发髻高绾,上面插着一根精巧的银簪,犹若仙女一般。张随风不禁看呆了。 “你看什么呀!”蓝若紫发现自己失态了,脸色绯红。 “姐姐,你真漂亮!像小仙女。”张随风说。他忍不住又去亲蓝若紫。 蓝若紫却打了他一巴掌。天那么亮,蓝若紫恢复了淑女应有的矜持。张随风捂着脸看不透蓝若紫的心思。

十七姨的男丫鬟欺负丫鬟

起了床,张随风给蓝若紫打来水。蓝若紫开始洗漱打扮。蓝若紫打扮完毕,进来一个丫鬟请她过去用早餐。蓝若紫有点担心,怕自己又被欺负。为了避免冲突她对十六个姨娘总是敬而远之,可是吃饭是免不了的。 “姐姐,你好像有心事?”张随风问。 “别说我了,你自己也得打扮一番。要不又被其他的姨娘说。
你和丫鬟们吃了饭,早点过来接我。”蓝若紫说。 张随风照照镜子,发现自己竟是丫鬟打扮,不觉一笑。 “别傻笑了,我们去吃法。”蓝若紫拉着张随风,跟着来请的丫鬟下楼。 穿过花园,绕过一个半月形的拱门,到了侧院。侧院是膳房,分为两个区域,一个区域供姨娘们用餐,李高峰的厚德府有十七个姨娘,加上大姨娘十三姨娘七姨娘三个得宠的丫鬟,正好两桌;另一个区域供丫鬟和其他维持府邸日常生活的妇人使用。两个区域虽然挨得很近,装饰和饭菜天差地别。姨娘们餐餐都是精细的食品,不时换着花样吃。丫鬟和妇人们吃的都是粗茶淡饭。能够傍上一个得力的姨娘,可以和姨娘们一起吃饭是每个丫鬟的奋斗目标。 蓝若紫和张随风分了手,张随风跟着丫鬟去就餐。 丫鬟们就餐的地方虽然朴素一些,饭菜挺不错的。
妇人们做饭给自己吃,虽然不敢奢侈,也不会自己亏待自己。张随风觉得这些饭菜比自己吃过的都美味,可能是那个时代的食品都是纯绿色的缘故。 做日常生活的妇人坐了6桌,丫鬟们坐了4桌。吃饭的时候,热闹非凡。张随风想这户人家的场面好大。只是自始至终没有看到一个男人,让他觉得很奇怪。 张随风一进去,想都没有想占了个好位置坐下来,其他的丫鬟都惊奇地望着他。有个丫鬟可能平时跟冷月比较要好,她轻轻地踩了一下张随风的脚,叫他不要坐这个位置。张随风不管那么多,凭什么不能坐好位置。 “红丫来了!”丫鬟中有人惊叫一声,等着看好事。 只见进来一个苗条又泼辣的丫鬟,红衣红裙,丹凤眼,粉红脸儿,有点王熙凤的味道。
红丫看到张随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顿时脸色一变,一把揪住张随风的发髻,想把他摔出去。张随风捏住她的手臂,两个指头一用力,红丫顿时哎哟一声叫了出来。红丫的手臂很**,骨头很细,捏着很舒服的。张随风怕捏断她的骨头没有用全力。 “冷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动手打我!”红丫气得杏眼圆瞪,招呼同桌的丫鬟收拾张随风。 九个丫鬟把张随风团团围住,除了红丫气急败坏,其他的丫鬟并没有动手,她们只是迫于红丫的**威不得不惩罚张随风。 “伺候十七姨没三天就长脾气了,姐妹们给我狠狠打。打死冷月,十三姨重重有赏,谁要是不出力,有你好瞧。”红丫被张随风捏怕了,自己不敢动手只好指使其他丫鬟。 丫鬟们见红丫这么说,一拥而上。有的扯张随风的发髻,有的揪他的耳朵,有的偷空用脚踢他……膳房里顿时乱作一团。张随风正求之不得,借着混乱他把几个贴近的丫鬟的胸口摸了个遍。丫鬟们都是**,奶子又**又柔**,摸着异常舒服。只是隔着衣服,不能尽兴。丫鬟们只顾着厮打以为胸口是被碰到的,更何况作战的都是女人,竟没有往那方面想。
张随风玩得兴起,不是拔了这个丫鬟的发簪,就是摘了那个丫鬟的佩花,还**三个丫鬟的腰带,在她们的小腹处摸了一把。战场很是热闹,丫鬟们也打得尽兴。 战斗结束,张随风丝毫无损,只是发簪松弛,长发遮脸。而红丫指使的丫鬟们,像是遭了台风的花朵,虽然没有皮肉受伤,却是披头散发,衣带松垮,有的连束胸都松开了。 “一帮饭桶,7个人打一个都不行!”红丫脸色发青,指着丫鬟骂了,又骂张随风,“你这个烂丫头,等我告诉十三姨,不把你卖到窑子里去才怪。” 红丫说完,拿起筷子吃饭。其他丫鬟都不敢吭声,敛声屏气赶紧把饭吃好一一散去。张随风一边吃饭一边盯着红丫。这个鬼丫鬟,要不是这样狗仗人势,其实蛮漂亮的。红丫还在和张随风较劲,没有提前离开的意思。

十七姨的男丫鬟十三姨的私刑

张随风慢吞吞地吃好饭,准备去接蓝若紫。 “别走,十三姨叫你过去。”红丫说。 张随风知道红丫是在看住自己。果然,膳房外一群丫鬟簇拥着一个姨娘过来。这个姨娘打扮得花枝招展,窈窕又风**,怪不得受到李高峰宠爱。张随风知道十三姨来了,却不拿眼瞧她。十三姨并不进丫鬟们的膳食房,只是站在外面,听几个丫鬟对张随风指指点点。 “十三姨叫你过去!”红丫说,仿佛这句话可以要人命似的。 张随风轻蔑地看了红丫一眼,跟着红丫出来。十三姨只打量了张随风一眼,转身朝自己的院落走去。她要把张随风带回自己的院落里处置。张随风看十三姨走了,准备回蓝若紫的院落去,却被红丫紧紧盯着。 “看什么看,我不怕。”张随风瞪了红丫一眼,跟着她朝十三姨的院落走去。 蓝若紫在吃饭时有所耳闻,看到张随风被十三姨带走,非常担心。
可她刚进厚德府,一点靠山一点实力都没有,除了暗中为张随风祈祷外,她没有更好的办法。 张随风被带到十三姨的院落。 十三姨处罚女仆和丫鬟有个密室,密室里有各种刑具。十三姨有个爱好,她处罚女仆或者丫鬟的时候不喜欢有外人看着。正因为这样,十三姨的处罚成为厚德府最**也最恐怖的事,一旦十三姨要处罚人,很多人没进密室之前就会吓得尿裤子。 十三姨就是靠着冷酷在厚德府建立起自己的权威,甚至连大姨娘都让她三分。 张随风神态自若地跟着红丫来到密室,他要看看这帮女流会对他怎么样。红丫不时回头看张随风,希望看到他尿裤子,或者突然跪地求饶,但是她失望了。 密室不是很大,有三道门,除了几个通气孔和屋顶的漏光窗外,没有其他的窗口。人进入密室就像关进监狱一般,这种气势绝对可以镇住女仆和丫鬟们。但要吓住张随风可没那么容易,他读高中时就在黑道混过一段时间,胆子出奇的大。红丫点上蜡烛,密室里一片通红。里面布置得很有女人味,花瓶里还插着鲜花,鲜花没有枯萎有股淡淡的清香,不像个受刑室,倒像是男女玩玩的情趣房。
那些让丫鬟们心惊胆寒的刑具,在张随风看来不过是玩具罢了。有筷子做的夹子,有竹竿做的型棍,有竹枝做的挞鞭……那么精致小巧,惹人喜爱。 红丫把张随风绑在一根柱子上,柱子倒是结实牢固,可是绑他的并不是绳索,而是丫鬟们平时用来包扎物品的红线绳。张随风觉得一用力就可以挣开,不由暗自高兴,想看十三姨到底怎么整他。红丫绑好张随风就出去了。 十三姨把门层层关上,又点了根蜡烛,密室里一片红光,把她映得更加**。 “冷月,你这个死丫头,为什么要打红丫?”十三姨问张随风。 “是她先动手打我的。”张随风说,他盯着十三姨,没有畏惧的样子。 “跟了蓝若紫三天,你就长脾气了。我得好好教训你。”十三姨捏下薄薄的小披肩挂在椅子背上,顺手拿起一根竹条子。竹条子握手部分粗大,缠着金丝线,前端很小,很有韧劲。 **了小披肩的十三姨露出**的胳膊。她婀娜地走到张随风面前,把竹条子抖了两抖,劈面打下来。张随风头一片,竹条子打在木柱子上。“你竟敢反抗!”十三姨怒火中烧,竹条子像雨点似的落在张随风头上脸上身子上。竹条子看似轻巧打在**上却是痛得厉害,抽一下立刻起一条红杠。张随风尽量低着头不让竹条子抽在脸上。 “小**货,你懂得珍惜自己的脸。”十三姨看到张随风护住脸,一把提起他的长头发,反过竹条子用握手的那一端拍打他的脸。
张随风自命帅哥一个,哪容得别人打花他的脸,一张口咬住了十三姨拍过来的竹条子。十三姨用力想把竹条子抽回去,竟然动不了。张随风把头使劲一甩,十三姨被拉了个趔趄,跌倒在张随风身上。 “小**货,你的脸好白,肉好**。”张随风对着十三姨吹了口气,又抛了个媚眼。 十三姨抱着张随风的脑袋用力撞在柱子上。张随风痛得大叫,后脑勺起了大疙瘩。他算是领教了十三姨的狠毒。 “小**货,我要慢慢弄死你。弄不死你,我就不是十三姨。”十三姨故伎重演,又要撞张随风的脑袋。张随风早有准备,脖子挺得硬硬的,十三姨扳不动。 “小**货,等会我也要慢慢弄死你。”张随风心里想,这个**泼辣又狠毒的女人激起了他强烈的**欲。

十七姨的男丫鬟欺负十三姨

十三姨转身拿来一个刺猬耙。这个刺猬耙可是恶毒的刑具,一块红木板上布满半寸不到的尖钉子,拍在人身上用力一拉,整不死人,却能让人鲜血淋漓,疼痛难忍。女孩子皮肉细**,基本上经受不起三下。张随风以为十三姨拿了块木板过来,没有放在心上。十三姨脸上带着恶毒又妖媚的笑意,慢慢靠近张随风。她用纤纤玉指挑了一下张随风的脸,狠狠的呸了他一口。张随风把一口痰吐在十三姨脸上。 十三姨突然把刺猬耙拍在张随风的胸口,用力一拉,咯咯大笑起来。张随风觉得胸口一痛,满是湿漉漉的感觉,低头一看鲜血染红了衣裳。 “感觉舒服吗?让我看看。”十三姨轻蔑地说,她准备拉开张随风的胸衣看看。一般到了这个地步最强硬的丫鬟都会向她跪求认罪。 没想到张随风一把抱住了她,把她绑在了柱子上。 “你……你这个死丫头,想造反吗?”十三姨气急败坏。
“我不想造反,只想慢慢弄死你这个小sao货。”张随风说。他把刺猬耙轻轻拂过十三姨的脸蛋,十三姨像遭到谋杀似的尖叫起来。“放心吧,我不会弄破这张脸的,多漂亮啊,我喜欢。”张随风说着,在十三姨脸上亲了一下,把自己胸口的血抹在她脸上。看到血,十三姨浑身颤抖,手脚发软,如果不是被绳子绑住早就跌倒在地上。张随风没想到十三姨竟会吓成这个样子,暗暗好笑。 “快放开我,死丫头!来人啊!把这个死丫头活活打死。”十三姨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啊!哦!”张随风也叫起来,他的叫声盖过了十三姨的叫声。 十三姨突然从柱子上挣**出来。她的手小,骨子又软,绳子没绑紧。十三姨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拿狼牙棒。这个狼牙棒是武士兵器的缩小版,银质的,有着精美的花纹,上面的尖刺银光闪闪,煞是恐怖。要是被它扫到非死即伤。 看来十三姨是动真格了!张随风不敢大意,他不想刚穿越过来就做个死鬼。十三姨拿着狼牙棒对张随风紧追不舍。张随风利用密室内的柱子,博古架,大床躲来躲去。十三姨到底是女子,追了一阵子顿时娇喘连连,额头上满是香汗。
“来人呀!快来人!你们这些死丫头跑到哪里去了!”十三姨又喊起来。 虽然隔着三道门,木头房子的隔音效果绝对不会很好。张随风怕被外面的丫鬟听到,要是丫鬟们叫了一伙壮妇进来帮忙,他可是要活活被女人欺凌死。张随风赶紧捂住十三姨的嘴,十三姨拼命挣扎着,想用狼牙棒敲张随风。张随风夺下十三姨的狼牙棒扔到一边,抱起十三姨想把她抛到**。 十三姨以为张随风要摔死她,吓得尖叫起来,一双手在他身上乱撕乱抓。张随风用嘴堵住十三姨的嘴,用手握住十三姨的双手手。十三姨动弹不得,喊叫不得。 十三姨的小脸涨得通红,呜呜低叫,眼眶里满是泪水。她的脸贴着张随风的脸滑来滑去,想把自己的嘴巴解放出来。张随风当然不让她得逞,干脆去亲她,找她的小舌尖,不给她**的机会。 张随风用右手握紧十三姨的双手,把她搂在怀里,空出左手来**十三姨。十三姨的身体苗条,**却不小。张随风握在手里很有弹**。十三姨虽然**却没被人这样欺负过,张嘴就要张随风的舌头。张随风的舌头被咬出血来,他用力地捏住十三姨的奶子,痛得她惨叫一声,放开了张随风的舌头。 “小sao货,我要慢慢弄死你。”张随风贴着十三姨的耳朵说。 十三姨以为张随风要杀她,惊惊地望着他,露出绝望的神色。
张随风**十三姨的腰带,十三姨的衣裙整个就松了。他从十三姨的脖子一直往下亲,亲到她**的**上。 “死丫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十三姨低低叫着,脸色潮红,喘气也粗了。 “小**货,看你狠毒不狠毒。”张随风没有理睬十三姨,继续往下亲一直亲到她的小腹。十三姨的小腹光洁白**,像温润的和田玉一样,张随风喜欢得要死。他用舌尖轻轻点着那里细****的**,十三姨的小腹突然一阵抽搐,她情不自禁地抱住张随风。 “死丫头,你真会伺候人。不要怕,十三姨喜欢你!”十三姨转惊为安。 张随风的手往下一抹,十三姨的裙子掉在地上,整个下身暴露在他的狼眼中。十三姨连忙用手去遮拦,张随风粗暴地拉开她的手,把她按倒在太师椅上。 “你要干什么?死丫头。”十三姨本来以为张随风是玩玩的,没想到竟动真格了。 张随风不说话,只是亲着十三姨。十三姨又兴奋又恐惧,不住地在太师椅上扭动。

十七姨的男丫鬟裙带蒙眼

张随风拿过十三姨的裙带蒙住她的双眼。十三姨白**的身子和**充分的**让他血脉汹涌。张随风狠狠地把自己的身体送进十三姨体内,十三姨哦地叫了一声。脸色大变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恐惧。张随风像出山的老虎,把十三姨这个小猎物压在身下尽情玩弄。十三姨头朝后仰着,露出满足的表情。张随风知道这个漂亮有恶毒的女人终于被自己治服了。 “死丫头,你轻一点啊!你用的什么东西。你轻一点啊!”十三姨嘤嘤地叫着,**的**在太师椅上扭来扭去。 “我要弄死你这个小**货!”张随风说着,又用了力。
十三姨突然哭了,又哭又叫好,把太师椅弄得咯咯作响。 衣裙半掩的十三姨尽显万种**,舌头轻轻地舔着嘴唇。张随风只觉得体内一热,啊地叫了一声,把十三姨紧紧抱住。十三姨像是死过去一般,嘴里只有往外的出气。张随风伏在十三姨身上休息片刻,才慢慢抽出来。十三姨空虚似的又啊了一声。 “死丫头,你用的是什么东西,怎么这样让人舒服?”十三姨还在回味着刚才的快乐,连姿势都保持不变。 张随风穿好衣服,**十三姨的裙带。十三姨尽显女**的柔媚,而少了恶毒。张随风想十三姨的恶毒恐怕是被憋出来的。十三姨穿好衣服,盯着张随风看,她想不明白一个丫鬟竟能把她带到如此的境地。 “你以后来服侍我好了。”十三姨对张随风说。 “我是蓝若紫的丫鬟,我不想离开她。”张随风说。蓝若紫还没弄上手,他不想另觅明主。 “死丫头,你从哪里学来这个本事?快给我讲讲。”十三姨靠在太师椅上,承受恩泽的娇羞还没散去。 “我走了。
回去迟了,十七姨会担心的。”张随风说。 十三姨赤脚从太师椅上跳下来,紧紧抱住张随风,舍不得他走。自从被李高峰收入厚德府以后,她再也没有享受过如此酣畅的欢爱。 “冷月,你过来陪我吧,我给十七姨重新派个丫鬟。”十三姨恳求张随风。 张随风没有和十三姨多做纠缠。既然她没有识破自己的身份,就暂时保持这份神秘吧。 出了密室,外面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丫鬟。她们见张随风胸口都是血,知道十三姨下手很重,可是张随风精神**又不像是遭受酷刑,都很奇怪。 红丫挤在最前面,看得张随风出来,幸灾乐祸地笑着。张随风狠狠地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红丫痛得龇牙咧嘴,引得其他丫鬟掩嘴而笑。红丫当然不会甘休,抓起一根挑帘竿朝张随风打去。张随风把竹竿抓在手里,往前一送,把红丫送倒在地。红丫从怀里掏出一把剪刀要刺张随风,却被十三姨喝住。 “冷月她欺负我。”红丫委屈地说。 “好了,红丫。”十三姨瞪了红丫一眼,回房去了。 红丫愣在当场,不知道十三姨动了哪个筋,竟对一个刚出道的小丫鬟如此宽容。 张随风回到蓝若紫的房间。
蓝若紫见张随风胸口都是血,吓坏了,赶紧去找药。她翻遍房间的每个角落,没有止血的药材。 “这可如何是好?”蓝若紫急得额头冒汗。 张随风说没事,这点痛算不了什么。他想起自己带来的药袋,里面也有些消炎药,不知道穿越过来没有。张随风在房间里找了一遍,在冷月睡的床底下找到药袋子。他欣喜地掏出一板消炎药,剥了两颗吞下去。 “你吃的是什么东西?”蓝若紫好奇地问。 “创伤药。”张随风说。 “好奇怪的药。我从来没见过。”蓝若紫说。她打了一脸盆水,想给张随风清洗一下。张随风怕吓着蓝若紫,拒绝了她的好意,自己拿着洗脸盆躲到屏风后面把血迹洗擦干净。 “都是我害苦了你。你不应该和红丫争吵,她是十三姨的人,十三姨又是厚德府的雌老虎,谁都不敢招惹她。我们以后要小心处事。”蓝若紫叮嘱张随风。 “姐姐,不用怕,十三姨不是雌老虎而是纸老虎。”张随风说,他想起十三姨在太师椅上**的样子,不禁有些留恋。 张随风重新换好衣服,也是丫鬟的打扮。他觉得很可笑,幸好他身材结实**,看上去才不突兀。蓝若紫带着他去给大姨请安,听她安排一天的事。

十七姨的男丫鬟小巧玲珑

大姨的房子在花园上首,位置显赫。其他姨娘的房子都围绕着她的房子依势而建,房子之间用回廊连接,每个姨娘的小花园自成体系,又依附于大姨娘的建筑。 一路上张随风不时向蓝若紫打听厚德府的事,蓝若紫也不是很了解。正好碰到二姨娘的丫鬟小翠,小翠在厚德府有好几年了。刚来时只有十三岁,现在出落得亭亭玉立。小翠对厚德府的大小事务都很清楚,甚至连哪个姨娘喜欢吃什么菜,是哪里人她都清楚。 张随风正愁没人给她做导师,见小翠这样老成,人又随和大方,赶紧拍她马屁。小翠被张随风一番夸耀,捧到云里雾里,很是享受。走过三个回廊的转弯她和张随风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从小翠嘴里张随风了解到整个厚德府后花园没有一个男人,连劈柴挑水这些粗重活都是由壮妇担当。厚德府的后花园完全是模仿皇帝的后宫设置的,只不过李高峰不敢把搜刮来的美女封为妃子,都用姨娘来称呼。厚德府的前院才有男人,不过都不是真男人,全是太监,是李高峰从宫里带出来养大的。这些假男人负责管理厚德府的对外事务,上达朝廷,下至各级地方官。
厚德府实际上是李高峰权势的一个延伸部分。 小翠还告诉张随风,从后花园到前院只有一道门,门锁由大姨娘的两个贴心丫鬟掌管,没有大姨娘的指令谁都出不了后花园。张随风现在还没想到要出后花园去,里面有十七个姨娘够他玩一阵子。 说着说着,到了大姨娘的小花园。大姨娘的小花园里的花也高贵,不是牡丹就是芍药,正是开花季节,小花园里一片锦绣。花园中间偏左的地方有个亭子,亭子上有一张大理石的圆桌,可容20人,大姨娘坐上首,表情端庄。各位姨娘按照身份大笑一次而坐。蓝若紫最小,坐末位。圆桌上摆着时令鲜果,都是上乘物品。 各位姨娘给大姨娘请安问候之后,也没多少事儿。大姨娘说了几句,各位姨娘便就着水果聊天。家长里短,花饰头簪都是她们的好话题。
陪着姨娘来的丫鬟们没的事了,一群人哄笑着进入了大姨娘的织绣房捉迷藏。大姨娘的织绣房里有织机、绣花架子,墙壁和门窗上挂着各式的绣品,当然不是她自己织绣的,都是下面姨娘们孝敬她的。绣品挂满房间,房里的光线就比较昏暗,再加上有织机、绣花架、休息的小榻,一个放置绣品的大橱柜等物品作掩藏,在这里玩捉迷藏好了。 阻止这个游戏的是红丫,她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张随风。在张随风进来之前她就和四五个丫鬟商量好了,要她们借着捉迷藏的机会把张随风按倒在地痛扁一顿。 红丫关上门,用绣品把窗户遮掩得严严实实。织绣房里一片昏暗,几步之外就看不见人。红丫叫张随风先来。张随风被指定站在织机边上,其他的丫鬟一哄而散纷纷躲藏起来。红丫带着六个丫鬟躲在绣花架下,只等张随风过来。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丫鬟们都藏得不见踪影。房间里看不清人面,要指出找到的人并不容,只能依靠手摸。张随风出了认识小翠和红丫,其他的丫鬟一个不适。
不过没关系,不认识就可以好好地摸。 张随风先在放绣品的柜子里找到一个丫鬟,这个丫鬟躲在柜子中依然显得小巧玲珑。张随风先摸到她的脸,很光滑。他闻了一下,有股栀子花的香味。果然在她的发髻上摸到一朵花儿。“你是小花。”张随风说。小丫鬟摇摇头。捉迷藏的规则是不许说话,怕一说话暴露了身份。小丫鬟不说话张随风正中下怀。他放肆地继续往下摸,小丫鬟的胸好小,像一个剥了壳的大鸡蛋。看来这个丫鬟还在**中。张随风在大鸡蛋上揉了揉,又轻轻拧拧那突出的一点。小丫鬟已经有了反应,想把身子蜷缩起来。 张随风当然不放过她,他的手强健有力很快从胸口摸到下腹转而摸她的**。小丫鬟的**倒是**,不过也小,张随风的一只大手就能覆盖了。张随风在小丫鬟的**上摸了片刻,小丫鬟依然不吭声。他的手转到小丫鬟的两腿之间,初夏的衣裙很薄,张随风能够感受到那一份**的柔**。他温柔地揉了揉,小丫鬟突然把腿夹紧,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词条标签: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